收藏本站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热门小吃 >我的那些新旧段子
主题详情
  • 我的那些新旧段子

  • 用户:变先生发帖时间:2022-07-08 23:50:23

  • 今天配了老花镜,本来是件好事……

    但赫然发现,我天天都买的红牛上写着:

    功能性饮料??

    奇怪,我以前一直看是性功能饮料啊!!

    完了,没追求了……

    难怪喝这么久,连晚上少起夜都做不到……





    善缘


    《唐和尚西行记》元大正三年 初版 作者:变化山人
    此书是内容最接近吴承恩版《西游记》的一本,被史学家公认为是《西游记》之父。
    此段内容节选自第七十六章:
    女儿国中迎贵客,
    高僧心头藏佳人。

    说那唐僧师徒到了女儿国,那女儿国国王见着唐僧丰神俊朗,气度非凡,那一缕情丝便牢牢系在唐僧身上。
    几次宴请,几番面谈,愈觉心中割舍不下,索性耍了手段,将唐僧师徒四人软禁在宫内,欲断了众人西天取经之念。
    那女儿国国王是天仙一般的人物,说心里话,唐僧焉有不动心之理,只是西天取经是造福天下的大善事,如何能因自己一己之私放弃?
    唐僧央求孙猴子,道:“你有七十二般变化,何不变化飞鸟鼠子,去将关谍偷来。”
    女儿国国王与师父之间尴尬情事,猴子如何不晓,他恼师父平日啰嗦,这时扮出嘻皮脸儿,笑道:“俗话说,宁拆千座庙,不散一对婚,师父,这伤天害理的事儿,徒儿可做不到。”
    唐僧无奈,又去找猪八戒,道:“八戒,你变作穿山甲去将关谍偷来如何?”
    八戒贪恋女儿国国中佳丽美色,虽不能上,然可解馋,便说:“情结还须心来解,师父,多留些日子,把这事好生了结了!”
    唐僧心下焦躁,又去找沙和尚,道:“悟净……”话没说完,沙和尚抚着大肚道:“师父,我误饮了子母河的水,现下正在养胎,如何能做正事?”
    唐僧大急,心中佛祖端坐,可脑中和下边,已俱是国王倩影,不知自己还能撑几时。
    到了晚上,宫女送来食物,俱是山珍海味,色味皆美,想是要唐僧破戒,弃了那清规戒律。
    其中有一盘煮蛋,壳上花纹极异,看来是传说中的凤凰蛋。
    唐僧如何有吃的心,到了晚间,月上树梢,他依旧撑着脸,不住落泪。
    突然桌上异响,唐僧定睛一看,只见一粒凤凰蛋从盘中滚落下来。
    唐僧正自诧异,那蛋言道:“长老可是前去西天取经的大唐高僧?”
    唐僧道:“正是,只是高僧两字却不敢当。”
    那蛋激动的浑身发抖,整个食案都震动起来。只听它道:“师父,可等死徒儿了!”
    唐僧道:“蛋,何出此言?”
    那蛋一蹦一蹦走上前来,激动的声音也发颤了:“好叫师父得知,我本戊日星君所修炼出的一粒波色子,自有了灵性,一日贪玩,飞出星空,被一只凤凰啄食入腹中,无奈之下,结成一卵。我心灰意冷之际,星君托化元神告诉我,我可结一善缘,则百年之后,能再转生。”
    唐僧道:“莫非这善缘与我有关!”
    那蛋道:“正是,师父,你若认了我这徒儿,明日将我献于国王,则我必有方法让国王不再纠缠于师父。”
    唐僧心中一动,道:“这,这是真话么?”
    那蛋道:“千真万确,只是师父,欲结成此善缘,还请师父赐徒儿一名字,以全师徒之礼。”
    唐僧见这蛋儿,不似有任何本事,生怕受了欺骗,不由一时迟疑。
    那蛋突然发出悲声:“师父,我为助你,定要深入暗无天日之境,水深火热之中,何一名也舍不得?”
    唐僧见这蛋情真意切,确不似作假,心中感动,道:“为师见你一蹦一跳的甚是可爱,便赐汝名为吧!”




    讲故事


    我上大学那个时代啊,没电脑,没手机,什么网络啊,更是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们那时候晚上,有个收音机听,就非常不错了。大家啊晚上睡觉前,就喜欢在宿舍讲故事,夏天天热时,讲鬼故事啊,就特别受欢迎,现在好多鬼故事的桥段啊,都是我们那时候讲腻了的。
    那年,我们学校有批非洲某国的留学生,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叫基科的家伙,他给自己取的中文名叫方济科,方这个姓,是当年中国援建某铁路时一个工程师的姓,那工程师用感冒药救了他一命。他一直提起,十分感激,索性自己就跟着姓了方。
    这小子一口流利的中文,还有点京片子味,来校后特别合群,经常放着留学生宿舍的大床不睡,来和我们吹牛讲古。
    你别说,这小子讲他们那里风俗人情,讲的特有味,大家都爱听。
    有天晚上,咱们吃了偷校外瓜田的一只菜瓜,又讲起故事来,今天大家商量,都讲鬼故事,看谁讲的吓人。
    马三就讲了:
    说某地医科大学啊,有一年,这做实验的尸体啊,出了个怪事,好像经常被什么东西啃吃过一般,断手断脚丢满地。大家都吓着了,不知道是什么鬼物作怪。
    有天晚上,一个女学生做实验搞到晚上十点,准备回宿舍的时候,听见尸体房太平间里有响动,咯嘣哧啦的,像在啃骨头,她一时好奇,悄悄推开门一看,只见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男子,正拉开冷柜,大口大口的啃吃尸体。
    女学生又是害怕又是恶心,差点吓尿裤子,她一路小跑,去找教授。
    到了教授门前,她拼命敲门,教授穿着白衬衫开门,问:“怎么啦?这么晚来找?”
    女学生哭着:“教授,刚才,我看到个人在那边吃尸体,穿个白衬衫……”
    突然女学生后退两步,盯着教授身上的白衬衫,她闻到一股腥臭味……
    教授微笑:“别怕,我跟你说,吃尸体的人啊,牙齿都是蓝色的!”
    女学生刚松一口气,却看到教授张大嘴,露出两排尖利的蓝色牙齿……
    ………………
    我们大家听得心里打鼓,马三突然一把扳住基科的肩膀,对他张大嘴:“看我的牙齿是不是蓝色!”
    基科哇一声大叫,跳了起来,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
    轮到我讲了,我就说:
    从前,有个人叫张三,有个人叫李四,两个人素以胆大闻名,有天,张三在路上碰到李四了,两个人吹起牛来,谁也不服谁。
    一个说我敢抱着骷髅睡觉,一个说晚上撞鬼了都敢上去剥衣服了看是男是女。两人得快动起手来了,李四就说:“个板板养滴,口上说千里,不如脚下行一步,我们今晚子时,在那李家岭子上碰个头,马逼的,谁不去谁TM是龟孙!”
    张三说:“好,再赌五个铜钱!”
    两个人商定好,就回了家。
    这李家岭子是有名的乱葬岗,上面是死人叠死人,好多棺材被雨水冲开,动物破坏,普通人白天都不敢从上面走,闹鬼闹得整个汉口都晓得。
    张三回家了就想:“得吓哈李四,要不晚上爬趟李家岭子,虽然受累,但能把他吓跑,赢点钱就行了。”
    于是,他天还没黑定,就出了门,走到李家岭子上,在路边看到一个新大棺材刚从塌坟里露出来,忙躲在边边上,想等下李四来时,一下装鬼把李四吓走。
    这时,天上一片黑云,把个月亮遮住了,四下里黑压压的,林中阴风一阵阵,搞得张三心里都有点发毛。
    他这心里正怕着,突然听到耳边咯吱咯吱响,他转过身一看,日啊,这是棺材里发的声啊。他疑心自己听错了,靠近了点,把耳朵贴在棺材上听。突然,棺材卡一声破了,一个绿毛爪爪伸出来,抓在张三脸上……
    ………………
    我同时把我刚故意放湿毛巾里的手一下放在基科脸上,基科哇一声,又跳了起来。大家又大声笑了。
    基科摇摇头,说:“不行不行,我得给你们讲讲我们国家的鬼故事,不过我们那里一般上讲魔鬼害人,巫师斗法,也很恐怖,你们听了肯定吓得全身发抖!”
    我们纷纷表示强烈想听,并说鬼无国界,不管是中国鬼还是非洲鬼,能吓人的就是好鬼。能把人吓得全身发抖的,那是好鬼中的好鬼!
    基科就讲了:
    哟嘿嘿!
    说大林林里有个大魔鬼,
    嘿嘿呦!尖尖的牙,黑色的嘴!
    呦呦嘿!毛毛的身子,细长的腿!
    哟哟,吃起小孩,嘿,停不了嘴!
    ………………
    马的,他刚开讲,我们一宿舍的人都浑身抖了起来……




    醉风尘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
    这是城东最大一家酒馆“积吉家”大堂白壁上的一首题诗。
    二十三年前,有一个落榜的书生,在这里饮醉了酒,抢了小二擦桌子的布条棍,夺了掌柜记帐的墨瓶,在白壁上写下这一首诗前两句,第三句没提笔,人已经醉倒,死了。
    十个字狂放不羁,醉意森森,满壁潇洒脱尘。老板觉得十分可惜,只恨那书生早醉了一步,肚子里那两句诗是什么,怕是没人知晓了。
    “积吉家”的老板悬赏一桶二十年陈的波斯葡萄酒,望有人能把后面两句诗接上。
    然而二十三年过去了,老板的头上已经见了白发,墙上的诗还是孤零零的两句。
    没有一个人的诗是能让老板满意的。
    我姓变,是城中巨富变家的公子。大家不叫我变公子,都叫我变先生。
    因为我不像个公子……
    我曾经雪夜快骑三百里,龙城歼七霸,换了官府的赏银,只一天就在青楼把它花光。我曾经为了帮一个孩子取下挂在高高树上的风筝,摔伤了肩,第二天又去和江边的孩子一起捕江豚。
    大家都说我是个怪人,是个疯子。
    但没人知道,我内心的痛苦。
    我恨老天,把我生在巨富之家,什么事,还没想到,自然就有人为你准备好。我恨老天,把我生得这般英俊,少年骑马立桥畔,引来满城红袖招。我恨老天,让我学了一身帅气的功夫,夜骑风雪,一剑能刺中七片雪花。
    我不想要这一切,我期望能从这痛苦中挣扎出来。
    所以我骑最快的马,喝最烈的酒,玩青楼最漂亮的姑娘,狎鸭寮最精壮的汉子。
    我心中有两句诗: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
    我想知道它下两句,希望能安慰我的平生。
    今天是上元节,我穿着破烂的衣服,骑着落拓的瘦马,慢慢走进东门的时候,夕阳刚好把如血的光照在城门口。
    三天前,我在荆州杀了黄毛岭的土匪匪首马自天,身上小伤无数,换来银子三两。
    “积吉家”的十五年陈酿的“玉芽春”刚好三两银子一杯,一杯八钱。今年,我一共喝了三杯,老板那里还留下半瓶。
    我很喜欢这种,人生有点期待,而不是一次拥有的感觉。
    “一杯玉芽春,不要菜,只要酒!”我将三两碎银随意丢在柜台上。
    掌柜笑着叫住了我:“变先生,这可真是对不住了,好巧不巧,今日下午一位公子,用一枝金钗,把那半瓶换走了!”
    我一愣,仰天打了个哈哈:“谁家公子能像我,舍得喝三两银子一杯的酒?是万达戏院商号联营的王公子么?”
    掌柜摇摇头:“王公子哪能比得上您的豪阔,不过,依我看,那公子八成是个西贝货,白白嫩嫩的,一身香味,应该是女子男装。”
    我暗道:“难道是景家姑娘?不可能,景家姑娘喜欢演戏,倒没听说喜欢喝酒,这城里谁家的姑娘这般豪气,我倒真想见见。”
    酒没喝到,我有些不舒服,骑着我那瘦马,往城中行去。
    上元夜,此时已经挂上了灯,城中一片光亮,使得头上的星月都有些暗淡。然而,再亮的光,也照不进我心中的寂寞。
    我纵马慢步一条窄街上,不远处天空上有漂亮的烟花绽放,绚丽的彩光,映着淡淡的青烟,漂亮的仿佛是天上的景象。
    身边有人欢呼着,加快脚步向前赶路。
    他们穷,一年劳作,也许只有几日得闲,可是,他们此刻真心的快乐,让我羡慕。
    突然,身后有女子娇声呼喝,马蹄声声,我只觉旁边一阵劲风,只见一骑如电般自身旁驰过,马上人突的回首,脸现轻蔑笑容。
    那人是男装打扮,却脸儿白嫩,眼儿生媚,确定是个女子无疑。
    我想起适才掌柜的说话,心中一动,提起马鞭,虚抽一记,双腿一夹,胯下这匹瘦马飞纵而出。
    我这匹黄马虽然精瘦,看着不起眼,却是几年前罗刹国一位剑豪与我比剑后输给我的,它迅疾如风,又有长力,我给它取了个名字,叫“马上风”。
    前面那骑着大黄马的姑娘听见身后动静,回首一看,见我如此迅疾追上,不由脸色一变,向左一勒马头,向那边大街上去了。
    我哪里肯就此放她走,轻轻一拍马,飞快的跟上去。
    这条大街上,两边挂满各式彩灯,两边人挤着人,各自观灯猜迷。有小孩拿着烟花,对着天空射着花珠,一派热闹景象。
    行人见两骑来势汹汹,纷纷惊呼着向街边躲去。
    前面女子骑术极佳,那马在无数货档,灯笼间穿行,往往轻轻一闪,便疾穿而过。我争雄心起,当下凝神控马,觉得非要追上这女子不可。
    眼前花灯闪闪,前方黄马跑得口鼻冒出白气,突然只听前面一声惊叫,原来是个挑云吞卖的人把担子横在街上。一个小孩正蹲在担子边吃着云吞。
    前面女子惊呼一声,一提马头,那黄马高声嘶叫,身子腾起,竟然从那孩子和担子上跃过。
    “好身手!”我暗自喝彩。我正欲纵马依样跳过,奇变陡生,那小孩惊惶之下,站起身来,欲向边上逃去。这下非撞在马蹄上不可。
    众人惊呼声中,我身形一动,跳下马来,身子一弯,提起那孩子的衣领,把他轻轻放在一边,就这一眨眼间,我那“马上风”已经跃过担子,冲到三丈开外。
    我提气一跃,身子在空中堪堪三个转折,再落下时,已经稳稳坐在马鞍上。
    “好!好!”
    “哎呀,这好像是变先生!”
    “变先生回来了啊!”
    四下里彩声如雷,不少人通过潇洒的身形认出了我。
    前面那女子闻声回过头来,突然冲我竖了个大拇指。
    我微微一笑,加速前冲,想在街尾前拦住那女子。
    前面,一群孩子正在放烟火,哧一声响,不知是那个孩子顽皮,对着前面骑马的女子放了一粒火珠。那闪亮的火珠直射过来,大黄马受惊,前蹄抬起,高声嘶叫,那女子慌忙侧头躲闪,用手去挡。
    啪一声响,那火珠爆出五颜六色的火星,四散射去,那女子娇呼声中,一头秀发散开,彩光照在她雪白的脸上,犹如异花初绽,着实娇艳动人。
    我心中一动,眼见那女子因侧身过急,连人带马要摔倒,我急跃马上前,以马挡在一旁。
    两马嘶鸣声中,一齐摔倒,把街边一个糕档砸翻了。我眼明手快,一下抓住那姑娘手腕,把她搂在怀里,摔倒时护住了她。
    天空中花火灿烂,映得那女子雪白的脸上光彩动人,我俩四目相对,一时竟都呆住了。
    她身上一股幽香扑鼻,身子温软,待我稍回过神来,已经有些心猿意马。
    她俏脸突然一红,一下挣脱我怀抱,站起身来,走到黄马边欲扶马起来。
    我忙叫她:“哎,姑娘,怎么不关心人,光关心马啊!下午是你去积吉买的酒么?”
    那女子脸上一红,嘟了一下红艳艳的小嘴,从马鞍边解下一物,掷了过来。
    我凌空抓住,只觉入手微冷,却是个小小的银瓶,我拧开塞子,只觉一股酒香扑鼻,这香味我可太熟悉了,正是“玉芽春”!
    一番追逐,我已经身子微汗,心中极是畅快,适才的寂寞痛苦一扫而光。
    我仰天大笑,将那银瓶中的酒喝了个一滴不剩。实在是快美难言。那女子见我喝酒的猴急样,一下掩嘴微笑,灯火下,当真如仙子一般。
    我突然觉得瓶上似乎刻有小字,忙低头细看,上面刻着四句诗:
    我有一壶酒,
    足以慰风尘,
    一笑三杯尽,
    下马莫骑行!
    咦,这首诗……
    好像没什么格调啊……
    我正要上前还给她瓶子,突然街边一阵喧哗,原来是城中几个巡防使来了,为首一个先叫了我一声:“哎哟,是变先生啊,没摔着吧!”
    他走近来,突然闻到我身上酒味,顿时苦着脸道:“变先生,你酒驾,怕是要负全责啊!”

    …………
    查:
    城中变家之子,变性惊,夜酒驾跑马,碰掉灯笼两个,值银半两,纸画一张,值钱一枚,惊小孩一个,赔银一两。
    又砸翻切糕一摊,赔银四千万两,变性惊酒驾负全责!责令变家速变卖家产田亩赔偿。
    以上通令全城。

                                       五百份以上不盖公章





    夜惊



    各位爷,小人变歪嘴今日路过贵地,在这歪脖树下借个场子,侍候各位一段说话。俗话说见面是缘,咱就这破竹板儿两片,大歪嘴儿一张,说的不好,请各位担待。
    这古语有云:英雄好做,光棍难当。这光棍啊,就怕那日头落土,到了晚间,人就失了主张。所谓月光光,星惶惶,怀中少个美娇娘。
    话说马村有个老光棍,叫马三,今年四十了。打从两岁开始就再没看过女人身子,这人就愁啊,天天脑子里就想着这档事。那是看见母猪,都得多看两三眼。
    隔壁李村也有个光棍,叫李四,今年三十八,刚生下来娘就死了,吃着猪奶长大,想女人想的就跟娃儿哭娘,狼儿思羊一样,看见树上有个洞,都要用指头去捣两下。
    这日,马三经过村头已经废了的白云庵,那一间房子窗子突然开了,一个长发白衣女子对着他嫣然一笑,又把个窗子合上了。哎呦妈,这可把马三魂给笑走了。
    这日,李四经过村尾的白云庵,一间房子窗子突然开了,一个长发白衣女子对着他嫣然一笑,哎呦爹,这李四顿时就失了魂。
    这两人当夜就忍不住了,趁这夜无星无月,两个人摸黑到白云庵。一个爬东边窗子,一个爬西边窗子,两人在那暗中一照面,都把对方当成白衣女子,一下抱紧对方。
    “哟哟,哎哟!”两人当时叫得那个惨啊,却是何故?原来那两人都情致勃发,两根棍子在那暗中迎头一撞,当真是痛到极致。
    两人抱裆乱跳之际,床上有一人娇声道:“哟哟,两个猴急鬼,没找着正主,就先使枪弄棒了!”
    两人凝神看去,床上隐隐有一女子躺在那里。马三道:“姑娘,你是那白天的……?”李四道:“姑娘,这人也是你叫的……?”
    那女子道:“姑娘我是便宜你们两光棍,不愿意可以走啊,话说你们这下面光棍还好使不?”
    马三道:“好使着哩,硬邦邦!”
    李四道:“威武着哩,邦邦硬!”
    那女子嘻嘻娇笑,李三忙问:“姑娘,你这难不成有两个洞给咱们使枪弄棒?”那女子道:“这女人身上妙处多了去了,你们一前一后,慢慢品味……”
    …………
    这一夜云雨,马三和李四两人是欲仙欲死。春宵苦短,一会儿那太阳透窗照亮,两人摸着那姑娘,欲再春风一度,却见怀中抱得是供神用的用白面做的面娃娃。
    两人心胆俱裂,身上毛发炸起,马三大着胆子往面娃娃下面一看,面身上被戳出两个大洞,洞中湿润不堪。
    两人顿时毛骨悚然,犹如迎头被人浇了一盆冰水。
    那李四哭道:“见鬼了,吓死人了!”
    那马三哭道:“撞邪了,我草面了!”
    两人相视大叫,翻出窗子,一边大喊“吓死人了”“我草面了”,一边狂奔。生恨自己爹妈没给自己生个八条腿。那一阵跑啊,好家伙,跑得风驰电掣,烟尘四起。
    两人跑到马村马麻子面馆,再也跑不动了,见面馆中有人,心里恐惧稍减,找个位置坐下喘息。
    马麻子笑问:“两位吃个什么面啊?”
    李四面无人色,嘴里嘀咕着:“……吓人……吓人……”
    马三面白如纸,嘴里啰嗦着:“……草面……草面……”
    马麻子心想:你两不是来找麻烦的吧,我这面馆开这么多年了,只有煮面,还从没听说炒面的,这面能炒?
    但客人为大,马麻子只好将面煮过心,冷水一泡,和发好的虾仁在锅中快炒。炒好之后,马麻子好奇,心想这好吃么?自己尝了一口,但觉鲜香爽口,劲道十足,脱口而出:“好面!”
    马麻子将此面命名为“虾仁炒面”,遂流行于世。
    诸位爷,这话本名作:
    马三哥深宵草面,李四郎暗夜失魂。
    说得正是这么个道理:
    可怜光棍夜夜荒,
    一生凄凉独磨枪。
    若是美女突投怀,
    双眼放亮须提防。
    诸位,有钱打个赏,没钱点个赞。咱们青山绿水有相逢,江湖纷乱注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