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小吃资讯 >香港娱乐业为什么衰落?
主题详情
  • 香港娱乐业为什么衰落?

  • 用户:沈丘发帖时间:2022-02-07 09:01:03

  • 无论是TVB还是乐坛劲歌金曲还是影坛都是老人在担当。再也没有层出不穷的天王级人物了。

     

    近香港电影金像奖落下帷幕,如果你没注意,那也属于完全正常,因为这事甚至根本就不是个娱乐头条,比起“颐和酒店”的事情,这完全就属于小打小闹。而最佳女主角是谁,可能你根本没听过,就是去年暑假中狗血偶像剧《大好时光》中的女5号。这里不评价演技如何,但是这难道不应该是最佳新人奖吗大好时光中的春夏

    香港的娱乐业不断下滑是不争的事实,这似乎和香港经济的发展是正相关的。以前的港剧、港片和粤语歌曲传遍大陆的大街小巷。而如今,优秀的港片几乎绝迹,上一次到还不错的港剧还是那部《使徒行者》,而粤语歌曲,是不是你们脑子里还只有谭咏麟、beyond,别说歌曲了,连个稍微红点的新歌手都拿不出了,唯一也就邓紫棋靠着大陆的娱乐节目《我是歌手》成功走红!当年那个不断推出精彩分呈港剧的TVB,也面临着申请破产保护的命运了。

    娱乐业从来都是资本推动的产物。反观大陆这几年,各种影视传媒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不少公司更是乘着创业板的东风崛起为娱乐圈的巨头。看拿的出手的香港明星,还是那些四大天王,左麟右李之类,而大陆的小鲜肉们,时刻都会让人产生一种“我已经老了”的想法。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自然也就能够吸引更多的从业者。香港的明星们纷纷北上捞金,最典型的莫过于拍了济公1234的陈浩明,靠着湖南卫视的大树,娶了湖南妹子,还买上了豪宅。而现在天天在电视屏幕中霸屏的各种神剧,据说也是香港导演们的手笔。特别是陈浩民同学的《天天有喜》为了尽可能多拍几十集,硬是让男女主角不断投胎,然后相同的剧情再来一遍!


    而更为悲剧的是,香港的娱乐业也仅仅是香港经济的一个侧面而已,曾经香港最吸引大陆的购物和旅游,今年更是惨淡。今年2月,香港的零售业同比下降了70%,一方面由于香港的民粹影响,一方面是大陆的游客更多会选择出国游。反观日本,就大幅收益于中国游客的增多。当年香港引以为傲的迪斯尼,相信很快就会因为上海迪斯尼的开业,变得非常惨淡了。现在澳门的吸引力也好过香港,好歹澳门的博彩很难受到大陆经济的冲击,毕竟这玩意在大陆还算是个非法活动,短期内是不会放开的,!

    很多人把香港的民粹归结于经济发展下滑的原因,实际上是犯了因果倒置的错误。香港以前是进入中国大陆的中转站,毕竟以前大陆的开放程度不够。但随着金融和航运的进一步改革开放,香港逐渐丧失了自己的优势地位,又不太可能像新加坡一样,。

    港人未来可能要放下那种“东方明珠”的想法。看到周围的穷亲戚们一个个都富了起来,有点内心不平衡感是人之常情,但这种心态会影响自身的发展。未来如果融入大陆,放开自己的土地政策,吸引更多人才入港,恐怕才是保持自己竞争力的不二法门吧。


    随着大陆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其巨大的市场潜力就会被逐步释放出来,就会形成一个巨大的磁场,会把整个华语圈最优秀的人才吸引过来,会积聚出庞大的资金,所以香港、台湾、新加坡等在华语圈的优秀资源都会来到这个巨大的市场来赚钱。比如美国娱乐产业对整个英语世界资源的汇集。
    此外,港台的娱乐产业不是衰落了,而是换了个大环境而已,人还是原来的那些人,赚钱的也还是那些人,只不过都汇聚到了大陆这个市场罢了。所以谈不上衰落,因为这些人赚的钱比原来多的太多了。



    一个香港台湾的,综艺娱乐,在80,90年代无比辉煌

    最近已经完全边缘化,不管是什么综艺节目,电影,艺人,等等。。

    大陆巨大的市场固然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当年那一代精英过去之后,港台自身的人口不足以创新什么产品了

    以前港台很多的歌星和电影,抄外国歌曲,找日本歌曲,就能在大陆红起来。现在大家网络发达了,都知道这些歌曲本身就是日本,美国的,香港台湾就那么点人口,没啥创新音乐文化的真正可能的。什么综艺节目,大陆现状都是直接找欧美买版权自己山寨,做起来当然强悍了。PS:我认为现在的音乐应该多学学乌兹别克中亚音乐,印度音乐,伊斯兰的音乐,那才是真正的宝库。

    港台的衰落根本即使如此,从商品的二道贩子到文化的二道贩子,因何而兴就会因何而衰。



     

    一个香港台湾的,综艺娱乐,在80,90年代无比辉煌

    最近已经完全边缘化,不管是什么综艺节目,电影,艺人,等等。。

    大陆巨大的市场固然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当年那一代精英过去之后,港台自身的人口不足以创新什么产品了

    以前港台很多的歌星和电影,抄外国歌曲,找日本歌曲,就能在大陆红起来。现在大家网络发达了,都知道这些歌曲本身就是日本,美国的,香港台湾就那么点人口,没啥创新音乐文化的真正可能的。什么综艺节目,大陆现状都是直接找欧美买版权自己山寨,做起来当然强悍了。PS:我认为现在的音乐应该多学学乌兹别克中亚音乐,印度音乐,伊斯兰的音乐,那才是真正的宝库。

    港台的衰落根本即使如此,从商品的二道贩子到文化的二道贩子,因何而兴就会因何而衰。



     



    先说结论:

    作为一个特殊文化意义上的“香港电影”这个概念,已经死掉了,基本是对历史的追溯与概括,基本谈不上再有较大的更新。这个概念截止期没有明确界线。在我看来,9-7只能算ICU,而且更多显现出来的是“果”而非“因”,《无间道》系列倒是可以看成“香港电影”这一概念的最终挽歌。关于这一点,我在(如何评价《无间道》三部曲?) 下有具体阐述。

    这个概念死掉,不是说它不再做电影了,或者说在电影界地位不重要了。这么多年的积淀摆着,而且背后还有依旧庞大的娱乐业,香港仍然是一处电影重镇。而香港的电影人依旧会在华语电影中占有一席之地,像杜琪峰为首的银河、许鞍华、林超贤等导演依然保持着旺盛的创作力,并且也不时推出佳作。但这些都无法挽救香港电影这个概念的死亡。为什么?听我慢慢道来。

    旧时中国的电影首都应该是上海,但得益于大陆变局,,不少电影人也前往香港。来的除了人才,更有资本,这些使得香港部分继承了旧上海电影工业的衣钵。而香港虽然是在港英政府治下,但在相当长的阶段里,。这些都促使香港电影产业兴起。

    后来我们就看到了邵氏的做大。别看邵氏家大业大,旗下也是明星无数,其实邵氏拍片比较省钱,跟现在这种烧钱拍片根本不能比。首先那些明星演员、导演都是邵氏员工,靠工资过活的,管你人前多么风光,邵跑跑不多给你一个子儿你一点办法没有。你牛逼你可以走啊,但出了邵氏也不好混,又有乖乖回来的,比如整天吐槽老板抠门的李翰祥。而且邵氏是行业垂直垄断型企业,片场影院一把抓,有片场,拍片场地布景等花费可以省不少,有影院,全产业联动,都是我的。再加上彼时观众对视觉工艺要求还不是特别高,所以邵氏那些成本很低现在看起来“粗制滥造”的片子,一样有市场。就算票房相对低一点有啥关系,成本这么低,回本压力小多了。而且香港片彼时在东南亚市场还颇为吃香,有本埠做基底,外埠再卖一卖,日子还是比较好过的。

    那么为什么香港片会在东南亚一带有市场?流行文化比较接近是一个方面。这还是要回到前面说的香港的相对自由度,再加上高度的商业性,使得香港人拍片时既没有海峡两岸的郑智负担,又会主动而有的放矢地针对市民阶层的口味开掘娱乐。以邵氏片为例,你们以后后来王晶、周星驰的无厘头没下限,呵呵,看看邵氏武侠片,才知道什么叫脑洞大开、节操洗地。这种以模糊而游动的道德标准为底线,在界限内肆无忌惮的“勇敢”,是其他各方万万不及的。这种口味取向也为后面埋下了伏笔。

    或许很多港片影迷提港片会以邵氏为正宗,但我是在八九十年代港片中长大的,所以八九十年代的港片在我眼里可能地位会更高。为什么?这里要提到的就是香港电影新浪潮了。邵氏虽然雄霸多年,但毕竟还是高度功利的商业指向,大片场经营更是把指标卡得死死的,所以,虽不能说邵氏对香港电影的拍摄语言革新没贡献,但是相较它的江湖地位,相对而言,贡献有限。而香港电影新浪潮则可以看成是一批少壮派影人带来的香港电影语言的狂飙突进。谭家明、许鞍华、徐克等电影作者以突破性的姿态在电影形式和内容上大举开拓。这次狂飙突进不仅是艺术上的,更是将一些当时看来前卫的手法与内容推而广之,使得香港电影更加肆无忌惮。前面说到邵氏片虽然玩得狠,但邵氏的三观其实仍是保守和传统的,电影拍摄方法还是相对守旧的,而经过新浪潮的冲击,香港电影拍摄上玩得更high,内容上也越来越挑战传统底线。(顺便说一句,徐克的《蝶变》我觉得一般,但《第一类型危险》是真的好,手法到精神上的刺激,high爆了)我是先看的八九十年代港片,再看的老邵氏,最后补了一些新浪潮的课,新浪潮在中间带来的美学变化很明显,这也带动了观众观赏口味的变化。而随着新浪潮而来的不止是电影形式与内容之变,更是市场竞争的加剧。邵氏作为一个老片场,多少在这场狂飙突进里有些守成了。本来邹文怀、何冠昌分出来的嘉禾就几乎可以分庭抗礼,80年代后一干其他公司兴起,邵氏却仍坚持着片场产品。作品质量和新颖程度和这些新贵比,明显有所不及。

    而在这场激烈竞争中,大量中小公司涌现出来,融资、拍片方式更加灵活,内容上更无拘束。香港电影在亚太市场真正达到高峰。到这时,“香港电影”这个动态概念才慢慢定型,我把它归纳一下,大致有几个特征:

    第一,肯定不用讲,香港片商投资,或以香港制作班底为主。

    第二,以香港市民文化口味为主,融合有英国的欧美式中产阶级文化、广东地方文化、香港本地民间文化,并对4-9前上海市民文化也有一定程度的继承,呈现出来的是杂糅状态。

    第三,以商业利益的追逐为终极目标,为达到此目标,底线可以无限放低。

    这里的“放低”是中性含义,一方面是趣味上可以无限低俗,像有一阶段邵氏片无论必要与否每片必有裸镜,如果这还不算难以接受,我们也可以拿好莱坞做个对比,同样是狂热追逐商业利益,在美国的清教传统之下,、《乌鼠机密档案》中直接表现对儿童的虐杀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在主流影片中出现的。但香港电影对此的容忍度比较高。

    而在另一方面,这个“放低”可以理解为,为了赢得最大娱乐效果,香港电影可以怪招频出,无名山村里的吃人魔王可以cosplay林肯,流氓地痞的生身父亲也可以是Chairman Miao……这些固然会引起争议,但也使得香港电影呈现出无与伦比的创作活力。后来常说的“无厘头”就是这种风格的部分总结。

    第四,尽皆狂欢,如果不是喜剧,至少也会有喜剧因素。这一阶段香港电影哪怕是很悲情的故事,像89年版的《人海孤鸿》,94年的《暴雨骄阳》都是不乏社会反思和道德劝诫的苦情片,即便如此,片中仍不乏“查乳癌查舌癌”、“奶罩倒穿”等笑料。所有场次,只要编导想要,只需一秒钟,统统变喜剧。这一点对我影响蛮大的。

    第五,这是波德维尔提到过的,原话不记得了,大意是:即便香港电影呈现出高度量产的状态,这些影片平均来看,并非完全的烂作,细看每一部要么在技法上要么在内容上都会有些想法,但总体制作会因为赶时间而显得粗糙。所以港片往往呈现的是有佳句少妙章的状态。

    这话既可以理解为急功近利,也可以从积极的意义上理解:香港电影的主要班底,少有学院科班出身的,大部分是仅受过速成培训,甚至速成培训都未经历直接在片场拜师学艺摸爬滚打练出来的。这样出身的班底,虽然很少能提出什么理论,但手活儿极熟练,个别混得不错的,脑子都很灵活,能想出一些匪夷所思的招数。所以虽然速度快,但东西都还挺有个样子,甚至里面不乏亮点。

    这五点大致就是我对“香港电影”在艺术呈现上的定义,它的成因可以从前面我提到的大的脉络看出。

    那么,香港电影是怎么衰落的?为什么会衰落?

    有人粗制滥造太多,有人说黑帮控制,有人说97回归,有人说大经济环境不佳……都有道理。

    归结一下,时代变了。

    其实我们回过头看看它成功的过程可以看出来,香港电影能成功是一个诸多原因促成的产物。

    幸运地站在海峡两岸之外,既没有太大郑智压力和负担,又吸收了人才和资金。

    本土文化、郑智氛围都很宽松,而且对商业有着强烈的追逐意识。

    但一切到了90年代中后期,事儿都变了。

    1、影片的普遍制片成本提升,单靠本埠市场支撑不住,而大陆市场尚未成形,更谈不上开放。

    2、粗制滥造太多导致影片淤积,资金回笼成问题,本土经济不景气,台湾片商也在撤资,缺乏金主。

    3、周边重要电影市场,比如韩国,自身的电影产业发展迅猛,而且还设了国产片保护。

    4、自身电影人才瞅准机会早早抽身,但造星断档,青黄不接,周润发、成龙、李连杰(这个算出口转内销吧)纷纷投身好莱坞,,带来的空缺很能被填补。

    5、上面这些原因造成的拍片量下降又直接导致原有片场师徒传承制实际破产——师父自己都吃不饱呢,所以带来的是人才的全方位断档。别的不说,香港原来世界最强的电影岗位——武术指导,你有见到多少新面孔吗?

    香港电影人不能混吃等死啊,大家都想办法救市啊,这才有了《无间道》的应运而生。但大家看这个系列可以看出来,片子是非常不错,但原来意义上的“香港电影”在这个系列中基本荡然无存了。而且它这一个系列成功了,但并没有因此拯救香港电影,只是带来的是随后一小段时间的跟风——题材、拍摄形式上统统跟风。中间虽然也不乏一些能看的作品,但没有一部能达到《无间道》的成功,而在这个过程中,香港电影自身的特质基本丧失了。

    香港电影人怎么办呢?他们的目光瞄向了北方,中国大陆,这个正逐渐开放并兴起的新市场。90年代合拍片还只是部分试水,到了这时候香港电影人已经是成批涌入大陆了。有一个段子,一个朋友去见文隽,刚好一个香港编剧找文。编剧问他:文生,导演协会已经开了普通话培训班,什么时候编剧协会也开一个?文隽有点尴尬,把那编剧敷衍几句打发走了。跟90年代香港人来大陆排片不同,时代不一样了,大陆人不再是那个又土又穷的表姐,土或许还是土,但穷——至少对于金主们来说,是一点都不穷了。

    大量香港电影人在大陆获得了工作机会。我在这里要强调一下,这不是说大陆是香港电影人的救世主,其实就是个工作机会。大陆毕竟熟谙商业电影拍摄法的人才还不够多,这时候很需要拥有大量经验的香港人参与。而即使让香港人来操盘,也不是没有代价的,你要在大陆拍片,并且要在大陆公映,你就得面对严苛的大陆%^&(大家都懂的)。更何况香港人的口味跟大陆观众又有相当的区别,本来就不是最佳创作状态,又在高度限制下开工,这样状态下出来的作品,你觉得还能叫“香港电影”么?

    更何况大陆电影人也在慢慢自己成长,渐渐的,投资方发现,与其让香港人来拍,不如试试大陆自己的导演,他们可能更了解大陆人的口味。从影片艺术水平上来讲,不好说是耶非耶,但从商业成绩来看,香港人的“优势”也在逐渐消弭。哪怕是一些比较成功已经成名的大导演,像陈可辛,从《如果·爱》开始,一直拍到《中国合伙人》才算第一次真正在商业和口碑上赢得了大陆的认可。陈可辛这种文化接受力很强且血统多元一早就倡导“亚洲电影”概念的作者尚且如此,你觉得其他人会更好多少么?

    虽然大陆电影产业问题非常之多,但有资本的力量,并且也确实有一些有见识有能力的企业与制作人在推动,“香港电影”这个概念逐渐消亡了,而标志着大陆、香港、台湾乃至东南亚华人作者更大程度上融合的“华语电影”概念在这几年逐渐形成。香港仍然是一块电影重镇,仍然有杜琪峰、许鞍华等作者,并且也不时会有个别新人涌现,但这些成就已经是大“华语电影”的成就了。无论从地域人才的参与,还是电影内容的接近,呈现出来的分别是电影作者的分别,而非大地域文化概念上的分别了。

    消亡说起来令人伤感,但只要还有大批热爱电影的人仍然在保持创作,仍不时推出好作品,你管它到底是“香港电影”还是“华语电影”呢?

    本文纯粹“印象派”,本人也非香港电影研究者,只是个港片影迷,想到哪儿写到哪儿,挂一漏万,权当抛砖引玉。见笑,见笑~




    =====   广告  ======u


    老码农: http://www.laomn.com      

    购物网:http://www.easy518.com










    版权声明:文章源于网络,不代表版主个人观点,如侵权或者不当之处,请联系责编

     

    投稿信箱:714343803@qq.com(欢迎您原创投稿)

    责任编辑:沈丘人(微信:da-shenqiu)QQ:714343803